2019.06.03

瞄準國際前沿 武漢光谷造芯行業屢有突破 中國人有能力做好自己的芯片

華為事件,世所矚目。中國半導體產業,又到了一個關鍵時刻。

5G時代,未來已來。這是一個芯片的時代。“中國芯”如今實力如何?作為“中國芯”的重要組成部分,武漢“光谷芯”又在如何追趕發力?近日,楚天都市報記者采訪了相關業內人士。


紅外探測芯片不再依賴進口


可能很多人還在為美國的封殺而擔憂華為是否挺得住,而作為業內人士,高健飛想得更深遠。

高健飛,武漢高芯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他介紹,2013年,集團公司成立全資子公司武漢高芯科技有限公司,從2015年起,武漢高德的紅外探測芯片,已完全擺脫了從歐洲進口的局面,全部實現自主設計、制造及銷售的全鏈條。

成立于1999年的武漢高德紅外股份有限公司,此前一直從法國等歐洲國家進口紅外線探測器,再進行整機加工。

“國外市場對紅外芯片的管制,一直十分嚴格,自然不會給你最好的。”高健飛說,為了不受制于人,公司從2008年開始組建團隊,2013年開始建廠購買設備,2014年研制出紅外芯片樣本,接下來兩年不斷迭代,一步一個腳印,如今已研制出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紅外芯,并構建完全自主可控的批量化生產線,完善產品系列,出口美國、俄羅斯等地。從此,在國際上最主要的芯片制造商名單上,有了高芯科技的名字。

“高技術、高投入、高風險。芯片屬于這樣的‘三高’行業,但這是我們的核心競爭力,必須要舍得投入。”高健飛說,這些年來,公司不斷自我加壓,突破國際制約,自主研發的紅外芯片已經趕上國際領先水平,“如今再也不用依賴進口的紅外芯片了!”


北斗導航芯片技術完全自主


就在前不久,在北京舉行的第十屆中國衛星導航年會上,漢產北斗導航模塊問世,水平定位精度達到1厘米。

北斗導航系統是國之重器,北斗導航定位芯片則是北斗導航產業鏈的核心。

而這個芯片,就是由武漢夢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韓紹偉博士帶領的團隊完全自主研發。

2009年,韓紹偉博士放棄了掌握全球80%的GPS芯片市場的美國SiRF公司副總裁一職,回國創業,為中國北斗導航芯片從0到1的跨越做出重大貢獻。

“芯片是在指甲蓋大小面積上制造出超數億個晶體管,導線間的線寬相當于人體頭發絲的數千分之一,設計制造的復雜度相當高。”韓紹偉博士介紹,若想制造好的芯片,需要整個產業鏈多家企業共同努力完成。資本、人才、機制是芯片行業發展不可缺少的要素,這是一個非常燒錢的行業,一次流片的費用動輒上千萬。

“這顆芯片是完全自主可控,從基本的算法、芯片設計到流片生產等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韓紹偉博士說,在這顆芯片問世以前,中國每年需要從國外購買幾億顆導航芯片,“現在我們有了北斗大系統,以后不會再只依靠GPS了。”


發展芯片產業人才最為關鍵


“早在2009年,中國衛星導航系統管理辦公室就成立重大專項支持北斗基帶芯片、北斗射頻芯片、北斗天線等關鍵基礎器件的研發;以北斗為基礎的衛星導航及地理信息產業作為新興戰略性支柱產業,已經成為我省經濟轉型的重要突破口之一。”韓紹偉博士說,夢芯科技2014年3月成立后,得到了湖北省委省政府、武漢市委市政府及東湖高新技術開發區的大力支持,武漢導航院、夢芯科技、湖北地信等多家企業在光谷打造了一個以北斗導航為核心的科技創新產業園,就是希望能夠集中優勢資源,以示范帶頭作用把湖北省的北斗衛星導航事業做大、做強。

“要想進一步做大做強半導體行業,武漢需要在吸引芯片企業來漢投資、人才引進政策上力度更大一些。”高健飛認為,資金很重要,人才是關鍵,他們公司為了招攬核心人才,在員工的福利待遇、晉升通道、職業發展甚至股權激勵方面,作出了許多努力。

5G時代,萬物互聯,北斗所提供的時間與空間信息,將走入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通信+定位”將是衛星導航技術發展的未來趨勢。韓紹偉說,夢芯不僅在北斗導航定位技術方面持續投入研發,還會集成新一代通信技術以及新的泛在定位技術、各類傳感器技術等,未來將設計出更多擁有核心競爭力且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光谷芯”。

武漢有89所大學,120萬在校大學生,數量居全球城市首位,這意味著武漢作為科教中心,它的人力資本是質量最高、最有價值的。隨著近幾年以來武漢高科技產業的迅猛發展,以及政府各項政策的大力支持,高端人才回流日益增多,但從目前的局勢及芯片企業發展情況來看,還需加大人才引進及培養力度,加速產業上游發展進程,降低因美國的制裁對科技行業造成的影響。


芯片封裝領域我國水平領先


芯片產業鏈分原材料和設備、芯片制造、芯片設計和封裝測試幾大塊,韓紹偉博士打了一個淺顯易懂的比喻:“好比我們出版發行書籍,造紙廠及印刷機屬于原材料和設備端,印刷廠類似芯片制造端,而書籍內容的編著類似于芯片設計,書籍裝訂包裝類似于芯片封裝。”

韓紹偉博士介紹,目前我國芯片設計業的產品范圍已經涵蓋了幾乎所有門類,部分產品已擁有了一定的市場規模,但國內芯片產業在不同產業鏈發展情況不同,在原材料和設備所占的比例非常小、最薄弱,高端技術長期被國外廠商控制;在芯片制造領域,國內屬于中等偏下,但主流工藝相差不大;而在封裝測試這一環節,現在國內產業在整個全球產業鏈里處于先進水平;芯片設計領域,中國可發揮的空間很大,也取得了長足進步,雖然在通用領域如CPU芯片、存儲芯片等領域有一定差距,但在某些專用領域已能和國際領先水準齊平。夢芯科技所處的衛星導航接收機芯片領域,與國際一流廠商性能接近且部分指標領先。

“美國打壓華為,這是一場挑戰,也是一種機遇和動力,可以更快地促進我國芯片事業的發展。”高健飛介紹,“在光谷,武漢海思、武漢高芯、武漢夢芯等公司自主研發制造生產各個細分領域的芯片已經趕上國際領先水平。”另外,武漢新芯是我國存儲器芯片的拓荒者。2016年,推動國家存儲戰略的長江存儲又落戶光谷。長江存儲將以武漢新芯現有的12英寸先進集成電路技術研發與生產制造能力為基礎,繼續拓展武漢新芯目前的物聯網業務布局,并著力發展大規模存儲器。



楚天都市報記者張皓


李逵劈鱼打鱼机
重庆时时开奖作弊 360北京pk10走势图 幸运快三计划免费版 安徽走势图快3 丰禾棋牌游戏 大神娱乐完整版下载 时时彩买9码概率 单机扑克三公游戏下载 香港小霸王六肖 江苏快3和值走势图表